“呼格案”再审改判并非因赵志红自认真凶

  • 日期:08-27
  • 点击:(1311)


每天我想分享的原始法律制度

全媒体记者张晨

最高人民法院于报》记者就有关问题采访了最高刑罚法院负责人。

案件审查程序严格遵守法律程序

记者:最高法院审查赵志宏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答案:死者的生命,我们非常重视每一个死刑案件和死刑案件的每一个事实的审查。赵志宏的案件是重大,困难,复杂和敏感的。它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我们非常重视它。在收到内蒙古高等法院提交的案件后,我们主要做了以下工作。首先,根据法律成立了一个合议庭,并对所有文件进行了彻底的审查。材料,阅读与赵志宏案有关的“巨案”档案;第二,合议庭前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第一个看守所审查被告人赵志宏,告知他有关的诉讼权利,并听取了他的供述和辩护;三是在评分和评审的基础上梳理主要事实和重要证据,并以各种形式核实重点事实和证据。第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死刑复核法律监督工作的意见》,通知案件的最高分辨率并听取最高检查的意见;合议庭对案件进行了审查,并将其提交给审判委员会的审判委员会进行讨论。案件审查程序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记者:审查裁决对一审和二审法官做了哪些改变?

答案:一审判决和二审判决认定被告人赵志宏犯有21起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和盗窃罪。我们的法院已经审查并确认了17项具有明确事实和充分证据的犯罪事实;其中4个未确认。

应该指出的是,四个犯罪事实未得到确认的事实是基于缺乏证据的法律推定,并不一定符合客观现实。就赵志宏案而言,缺乏证据不仅是落后侦查技术,案件解决时证据湮灭等客观因素,也是赵志宏连续犯罪的主观原因。可能会引起混淆和认罪。证据不足,不符合法定认证标准的,不予依法承认。这是实施证据判决和涉嫌犯罪的必然要求。

被告的供认只是证据制度的一部分

记者:为什么最后的定罪和量刑没有改变?

答案:虽然审查裁决改变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中发现的一些事实,但赵志宏的犯罪仍涉及四项故意杀人,强奸,抢劫和盗窃罪,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中确定的罪行完全相同。从审查确认的犯罪情况来看,赵志宏长期犯罪,共犯下17起罪行。其中,12名女孩被强奸,殴打和捆绑,情况特别糟糕。刀被用于砍刀,缩颈,溺水等。它杀死了6人;它还有许多情节,如抢劫,入室盗窃和巨额抢劫。其犯罪性质特别严重,手段残忍,社会极其危害,后果和犯罪极其严重。赵志宏于2003年犯了盗窃罪。罪被判刑后五年内被判处连续犯罪。这是一个累犯,主观恶毒,极其危险,应该依法严惩。虽然赵志宏可以如实告知犯罪,但根据其犯罪的事实和性质,对社会的阴谋和伤害程度还不足以依法惩罚。因此,我们的法院裁定应该批准死刑。

记者:赵志宏总是供认强奸并杀死杨某,为什么最高法院认为无法确认呢?

答案00。在调查阶段,在调查期间多次承认射精。斑块中未发现杨某某的阴道分泌物,现场检查与尸体鉴定并不矛盾;忏悔者没有穿多少,没有腰带和其他衣服的情况明显不符合皮带和腰带的实际佩戴情况。受害者的礼仪耳环与杨的耳朵没有受损的情况不一致,等等。换句话说,指出赵志宏犯罪的证据只是供述,而案件中的供述与其他证据之间存在着许多重大的矛盾或分歧。根据这样的认罪,赵志宏不能发现犯罪。

“巨额案件”再审和再审重申了嫌疑人从未如此

记者内蒙古高等法院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无罪释放,被告人被发现故意杀害杨某,巨大的吉勒图。这种重审和判决既谨慎又尽职尽责,可以经受法律和历史考验。它得到了各行各业的广泛认可和高度赞扬。

“巨大的案件”被重新监禁和无罪释放,因为发现胡格兹勒故意谋杀的证据不足,不是因为赵志宏认真而凶悍。对“巨额案件”的重审和再审具有重要的法律意义。它的意义不在于是否挖掘真正的凶手,而是从无保护的人权和相关司法程序的法律原则中使被怀疑的罪行高度重视和普及。实施将有助于防止类似的悲剧。我们医院没有证实赵志宏强奸并杀死了杨某某,而巨大案件的重审不应有任何不利影响。正是由于从“巨大案件”中汲取的深刻教训,人民法院更加坚定地执行了证据裁判和法定认证标准的司法原则,即使像赵志宏这样的自我承认案件的案件也是明确无误的。没有例外。

记者:赵志宏案有何影响?

答案

首先,我们必须坚持证据裁决的原则。证据是确定事实的基础。没有证据,就无法确定被告是否有罪并受到惩罚。 “刑事诉讼法”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核实和核实才能作为最终确定案件的依据。还必须核实和核实被告作为一种证据的供认,作为确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如果供述和其他证据无法确认,或者存在无法解释的矛盾,则验证不能被认为是真实的,被告不能仅仅通过认罪而被判有罪。

其次,要坚持怀疑的原则。赵志宏采取主动并且总是供认不讳,但他的一些忏悔事实与其他证据相矛盾。他无法得出一个结论。他没有达到证明标准。我们医院没有证实这一事实。这是执行涉嫌犯罪的坚持原则。的结果。

第三,必须坚持不经审判就无法确定有罪原则。因为赵志红认罪,在没有法庭审判的情况下,一些公众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这是自认罪行的凶手。这违反了上述基本原则,依法给人民法院带来巨大压力和无形影响。人民法院不受各种论点的影响,维护司法中立,严格履行司法职能,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第四,要坚持严格的司法原则。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坚持严格的判例。首先,我们一定不能“小泥巴”。我们不得确认被告赵志红的死亡,并直接确认案件的事实。有些事实没有经过严格审查和依法核实。其次,要求不能有所不同。由于他的邪恶和罪恶,不可能降低赵志宏的证据标准。他没有严格按照举证标准审查每项犯罪的事实。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全媒体记者张晨

最高人民法院于报》记者就有关问题采访了最高刑罚法院负责人。

案件审查程序严格遵守法律程序

记者:最高法院审查赵志宏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答案:死者的生命,我们非常重视每一个死刑案件和死刑案件的每一个事实的审查。赵志宏的案件是重大,困难,复杂和敏感的。它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我们非常重视它。在收到内蒙古高等法院提交的案件后,我们主要做了以下工作。首先,根据法律成立了一个合议庭,并对所有文件进行了彻底的审查。材料,阅读与赵志宏案有关的“巨案”档案;第二,合议庭前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第一个看守所审查被告人赵志宏,告知他有关的诉讼权利,并听取了他的供述和辩护;三是在评分和评审的基础上梳理主要事实和重要证据,并以各种形式核实重点事实和证据。第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死刑复核法律监督工作的意见》,通知案件的最高分辨率并听取最高检查的意见;合议庭对案件进行了审查,并将其提交给审判委员会的审判委员会进行讨论。案件审查程序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记者:审查裁决对一审和二审法官做了哪些改变?

答案:一审判决和二审判决认定被告人赵志宏犯有21起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和盗窃罪。我们的法院已经审查并确认了17项具有明确事实和充分证据的犯罪事实;其中4个未确认。

应该指出的是,四个犯罪事实未得到确认的事实是基于缺乏证据的法律推定,并不一定符合客观现实。就赵志宏案而言,缺乏证据不仅是落后侦查技术,案件解决时证据湮灭等客观因素,也是赵志宏连续犯罪的主观原因。可能会引起混淆和认罪。证据不足,不符合法定认证标准的,不予依法承认。这是实施证据判决和涉嫌犯罪的必然要求。

被告的供认只是证据制度的一部分

记者:为什么最后的定罪和量刑没有改变?

答案:虽然审查裁决改变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中发现的一些事实,但赵志宏的犯罪仍涉及四项故意杀人,强奸,抢劫和盗窃罪,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中确定的罪行完全相同。从审查确认的犯罪情况来看,赵志宏长期犯罪,共犯下17起罪行。其中,12名女孩被强奸,殴打和捆绑,情况特别糟糕。刀被用于砍刀,缩颈,溺水等。它杀死了6人;它还有许多情节,如抢劫,入室盗窃和巨额抢劫。其犯罪性质特别严重,手段残忍,社会极其危害,后果和犯罪极其严重。赵志宏于2003年犯了盗窃罪。罪被判刑后五年内被判处连续犯罪。这是一个累犯,主观恶毒,极其危险,应该依法严惩。虽然赵志宏可以如实告知犯罪,但根据其犯罪的事实和性质,对社会的阴谋和伤害程度还不足以依法惩罚。因此,我们的法院裁定应该批准死刑。 记者:赵志宏总是供认强奸并杀死杨某,为什么最高法院认为无法确认呢?

答案00。在调查阶段,在调查期间多次承认射精。斑块中未发现杨某某的阴道分泌物,现场检查与尸体鉴定并不矛盾;忏悔者没有穿多少,没有腰带和其他衣服的情况明显不符合皮带和腰带的实际佩戴情况。受害者的礼仪耳环与杨的耳朵没有受损的情况不一致,等等。换句话说,指出赵志宏犯罪的证据只是供述,而案件中的供述与其他证据之间存在着许多重大的矛盾或分歧。根据这样的认罪,赵志宏不能发现犯罪。

“巨额案件”再审和再审重申了嫌疑人从未如此记者:最高法院没有证实赵志宏强奸和谋杀杨某。这是否意味着“巨额案件”被重审并被无罪释放?

答案:内蒙古高等法院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无罪释放,被告人被发现故意杀害杨某,巨大的吉勒图。这种重审和判决既谨慎又尽职尽责,可以经受法律和历史考验。它得到了各行各业的广泛认可和高度赞扬。

“巨大的案件”被重新监禁和无罪释放,因为发现胡格兹勒故意谋杀的证据不足,不是因为赵志宏认真而凶悍。对“巨额案件”的重审和再审具有重要的法律意义。它的意义不在于是否挖掘真正的凶手,而是从无保护的人权和相关司法程序的法律原则中使被怀疑的罪行高度重视和普及。实施将有助于防止类似的悲剧。我们医院没有证实赵志宏强奸并杀死了杨某某,而巨大案件的重审不应有任何不利影响。正是由于从“巨大案件”中汲取的深刻教训,人民法院更加坚定地执行了证据裁判和法定认证标准的司法原则,即使像赵志宏这样的自我承认案件的案件也是明确无误的。没有例外。

记者:赵志宏案有何影响?

答案

首先,我们必须坚持证据裁决的原则。证据是确定事实的基础。没有证据,就无法确定被告是否有罪并受到惩罚。 “刑事诉讼法”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核实和核实才能作为最终确定案件的依据。还必须核实和核实被告作为一种证据的供认,作为确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如果供述和其他证据无法确认,或者存在无法解释的矛盾,则验证不能被认为是真实的,被告不能仅仅通过认罪而被判有罪。

其次,要坚持怀疑的原则。赵志宏采取主动并且总是供认不讳,但他的一些忏悔事实与其他证据相矛盾。他无法得出一个结论。他没有达到证明标准。我们医院没有证实这一事实。这是执行涉嫌犯罪的坚持原则。的结果。

第三,必须坚持不经审判就无法确定有罪原则。因为赵志红认罪,在没有法庭审判的情况下,一些公众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这是自认罪行的凶手。这违反了上述基本原则,依法给人民法院带来巨大压力和无形影响。人民法院不受各种论点的影响,维护司法中立,严格履行司法职能,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第四,要坚持严格的司法原则。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坚持严格的判例。首先,我们一定不能“小泥巴”。我们不得确认被告赵志红的死亡,并直接确认案件的事实。有些事实没有经过严格审查和依法核实。其次,要求不能有所不同。由于他的邪恶和罪恶,不可能降低赵志宏的证据标准。他没有严格按照举证标准审查每项犯罪的事实。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